遞四方香港
秉公執法的西漢於氏父子
發佈時間:2021-07-09 09:42 星期五
來源:學習時報

我國漢代出現了很多專攻法律的司法世家,如西漢的郭氏家族,一門出了七個廷尉,東漢的吳雄、吳?、吳恭家族,祖孫三代皆是廷尉,成為了當時的司法名門。西漢中晚期的於公及其子於定國也是漢代司法家族中的一員,父子二人精通法理,通曉大義,更為難得的是,他們都致力於減少冤獄,秉公審理案件,盡最大努力幫助底層百姓。《漢書·於定國傳》便讚揚於定國父子有法度更有温度,竭力為鰥寡孤獨撐起一片公正的天空。

於公先後擔任縣裏的獄史、郡裏的決曹史等職位,任職期間公正無私,以誠敬之心對待每一份案件,不偏不倚地對待訴訟的雙方。而起訴雙方也都對他的裁決心服口服,彼此之間各得其所,即使被處罰者心中也是一片安寧,少有怨恨不滿之意。任郡裏決曹史期間,於公曾辦理過“東海孝婦”一案,這是後世著名悲劇《竇娥冤》的原型。於公審理此案時,發現案件存在重大疑點,便上報太守,希望太守能夠重新審理,查明真相。但這一建議被太守拒絕,太守以孝婦屈打成招的認罪書為依據,將其判處死刑。於公對於孝婦被冤殺十分痛心,在府上痛哭法律的公正受到了破壞,百姓的利益遭到了損害。為了追求和堅守法律的公正,於公放棄了官職,掛印而去。當下一任太守上任時,於公重新向太守反映此事,希望太守能夠還孝婦一個公道。在於公的努力和堅持下,孝婦的清白得到了恢復。於公為一個素不相識的百姓四處奔走、疾呼吶喊的行為,深得整個東海郡上下的敬重,大家都認為他如西周時的召公一般,有着一顆拳拳為民之心。《詩經》説召公有甘棠之樹,百姓因依依不捨而不忍砍伐;《漢書》載於公有仁愛之名,百姓也因念念不忘而建造生祠。

於定國在於公的教導下,子承父業,長大後出仕為縣中的獄史,後升任為郡中的決曹史,再遷為廷尉史。自漢武帝以來,朝廷的刑法就以嚴苛為主,即使到了昭宣期間,地方司法人員仍然習慣於舞文弄法,隨意為百姓開脱或者羅織罪名,如漢宣帝就坦言當時的司法人員偷鑽司法漏洞,用自己的主觀喜好代替客觀法律來裁決案件,造成了大量的冤假錯案。因此,漢宣帝特意選拔明法知理、哀矜百姓的於定國擔任“天下之平”的廷尉一職,就是希望於定國可以用他的民本之心,來改變當時朝廷上下的嚴刑峻法形勢,減少百姓的冤屈和淚水。

於定國擔任廷尉時注重以民為本,以審慎之心對待經手的每一案件,因為他知道,廷尉的輕微疏忽,便會是底層百姓“一家哭”乃至於“一郡哭”的悲劇,所以他堅持着《尚書》所主張的疑罪從輕精神,以寬和的態度矯正狠戾暴虐之氣。

在日常生活中,於定國好學深思,積極補充自己的知識儲備,時刻調整自己的精神狀態。他保持着勉力向前的信心和勇氣,堅守着仁慈善良的精神和力量,無論是身份高貴還是地位卑微之人,於定國都用一顆平等之心對待他們,這份信念和操守,獲得了百姓的支持,當時民間將他和漢文帝時的張釋之比喻成漢代司法的雙子星,反映着百姓對官員秉公執法的期許。

創造“民無冤屈”佳話的於定國,在後世成為了公平公正的典範和象徵。宋太祖用於定國的典故來激勵侍御史馮炳,勉勵他為減少冤獄貢獻智慧和力量;明代談遷在《國榷》中敍述明朝司法的混亂黑暗時,無比希望當時可以出一個於定國式的人物來改變司法黑暗的現狀。總而言之,哀矜民氓,知民生之艱難;公正無私,護百姓之安全,是百姓的訴求,也是於公、於定國父子留給後世最寶貴的經驗。(王志強)

責任編輯:劉策
8547030